白水月

wb@Water- Down

【娟心蔡】苹果醋

 

*现背,但不能当真。

*一款吃醋绿茶小狗,想看某人撅嘴。

*虽然是醋,但没有很酸,还是甜的。

 

蔡淇最近在和王敏辉闹别扭。

准确来说,是蔡淇单方面在闹别扭,因为王敏辉察觉了,却没给他任何反应,还是一如往常待他。

 

闹别扭的原因要归咎两个月前,剧组里来了一个新人,和他俩一样,也是上音的学生,年纪不大,今年还在上大二。又很凑巧的,和王敏辉是同一位导师。所以他来的第一天,和众人打完招呼之后,就跑到王敏辉身边,小心又雀跃地说学长好,在学校的时候有听老师提到过你。

蔡淇站在王敏辉身边,看着年轻的师弟和王敏辉打招呼,眼睛亮晶晶的,忍不住想,自己五年前第一次见王敏辉的时候,有叫他学长吗,好像也是有的,只不过语调没这么好听罢了。

等到蔡淇回过神来,对方已经站在他面前了,在半空中悬着手,于是他如梦初醒一般,伸手回握了过去。

 

可能是同师门的缘故,也可能是因为都喜欢假面骑士,王敏辉和这个年轻的师弟很快就熟了起来,有时候排练的间隙里也会喊他吃饭,或者一块儿下班。

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师弟也很喜欢王敏辉,不止是因为他活泼又温柔,说话像小麻雀一样,会作为学长和哥哥,真心实意地给他指导和建议,哪怕是这些都不存在的时候,他已经在仰望王敏辉了。

他很早就关注了王敏辉的超话,自己买票去看了他的戏,甚至会在王敏辉直播唱歌的时候,忍不住发弹幕:

“唱得真好!!!”

而他曾经仰望过的人,现在就站在他身边,一双湿润含情的眼睛下一秒可能就会望向他,尽管他已经努力在心里告诫自己,他们现在是同事,可还是一不小心,就又扬起了嘴角。

 

某天傍晚,王敏辉带了师弟去吃楼下的米线,走之前顺带问了一句蔡淇,要不要一起。蔡淇摇了摇头,说还不太饿,晚上不吃了。王敏辉点了点头,没有多问,便和师弟一起下楼去了。此时偌大的排练厅就剩下蔡淇自己,静悄悄的,好巧不巧,他的肚子又在这会儿叫了两声。

他哪里是不饿,分明是不希望他和王敏辉吃饭的时候还有别人,可他又不能明着对王敏辉讲,这会让他看起来太幼稚也很没面子。他从来不是拧巴的人,最近却因为吃的不知道哪门子醋,如今只好一个人坐在排练厅的角落里玩手机,试图转移注意力来抵抗咕咕叫的肚子。

王敏辉没多一会儿就上来了,距离排练还有好一会儿,他和师弟就靠着墙聊天。师弟说到,他在学校的时候,看过王敏辉主演的那版《海上音》的录像,有一首歌唱得很动人。王敏辉被夸完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哪一首,动听的旋律吗。师弟格外用力地点了点头,于是王敏辉顺口哼了两句歌。

这会儿蔡淇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说。

“那里面也有我诶。”

师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,在场面陷入尴尬的前一秒,王敏辉轻轻用胳膊杵了一下蔡淇,说。

“对,你那会儿还在后面跑得像一只鸡,师弟当然看不到你了。”

蔡淇听完之后撅了撅嘴,说,哦,原来你还记得啊。

 

师弟的戏有很多都和王敏辉有很激烈的肢体冲突,推搡,揪领子,往地上摔,甚至是把他踩在脚下。一开始小孩儿总是怯生生的,怕没控制好力度伤到了他,王敏辉对此很不满意,说他光顾着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,唱和演都打折了,不如来真的。小孩儿很少见王敏辉如此正色,多少有些被吓到,说可是,可是…,他想说,如果来真的,你会很痛啊。最后还是王敏辉截断了他的话,说哪儿有那么多可是,别耽误时间了。

看着王敏辉那样入戏的神色,他也不好再扭捏,于是咬着牙、狠下心来,第一次真正使了力气。王敏辉那会儿瘦得厉害,即使做了心理准备,骨头猛地撞在地板上,实在没有忍住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在排练厅另一角的蔡淇听到动静,立刻转过头来,一回头就看到王敏辉蜷在地上,咬着嘴唇,显然是摔疼了,他几乎是本能地站了起来,已经顾不得戏还在演就往这边跑。

王敏辉从地板上抬起头来,一眼就对上蔡淇焦急又心疼的眼神,但还是小幅度地摆了摆手,示意他自己没事,蔡淇这才止住了脚步。

 

那天排练结束后,在收拾东西一起回家前,蔡淇看着王敏辉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背影,过去拽住了王敏辉的手,不许他走。王敏辉不明所以,又想起来下午他想要冲过来却被自己制止的样子,有些心虚,于是也就顺了他的意,背对着窗沿坐下。

等到排练厅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蔡淇在王敏辉面前蹲了下来,温热的手掌覆上他的膝盖,隔了很久才开口,仰着脸问他。

“还疼吗。”

王敏辉一低头,就看到蔡淇因为生气有些飞红的眼角,一下子红了耳朵,别过头去,说不疼了,没什么大事。

蔡淇听完也不理他,依旧维持着蹲在他面前的姿势,隔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,你就知道骗我。

 

那天一起去地铁站的路上,蔡淇始终牵着王敏辉的手,即使中间偶尔有路人侧目,也从未松开。他走的比王敏辉快一点,王敏辉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,被他牵着手,看不清他的神色,但大概也猜到他还在和自己赌气,于是软下语气,在身后小声哄他,说没事的,真的不疼了。不信的话,你要不和我回家看看?

于是蔡淇再一次跟王敏辉回了家。检查完王敏辉膝盖上的伤以后,轻车熟路地钻进小小的厨房,从柜子里翻出来他之前带过来的荞麦面和油醋汁,开始下锅煮面。

王敏辉坐在沙发上,看着蔡淇笨拙地系围裙,手忙脚乱地把荞麦面丢进锅里,胆大妄为的小孩儿再一次闯进了自己的生活,尽管王敏辉推测蔡淇煮的荞麦面大概率不会太好吃,可那一刻,他确实觉得幸福。

 

那之后,相比于前一阵他自己别扭、王敏辉也懒得理他的状态,显然是好了很多。可蔡淇心里还是不够满意,尽管他对自己很好,可他和师弟也很亲密,而且是越来越亲密。

也正因为王敏辉对他太好了,觉察出他稍微有点儿不高兴,就会温言软语的哄他,一是他确实顶不住王敏辉哄他,二是他觉得要是这样,自己还和王敏辉闹别扭,那未免有点太过分。

可他心里还是觉得不爽。

 

巡演有时候会有多组卡司,和王敏辉搭档的也有别人,不过只要蔡淇去了,王敏辉肯定是和他一间房的。蔡淇对此很满意的同时,也有一点骄傲。

巡演到了最后一站的时候,蔡淇因为要跨城连打,没和大部队一起出发,晚到了一天,从另一个城市下了戏,赶去机场时已经接近凌晨,顺手打开手机,却看见一条新的朋友圈,是师弟发的,晚上和王敏辉一起吃饭的照片,还有俩人同坐在一张床上的自拍。配文大意是感谢师哥最近的照顾,文末还附了三个爱心。

蔡淇看着那张照片,点开,放大,熄灭手机屏幕,又划开,映入眼帘的还是这几张照片。他越看越气,不自觉间又在撅嘴。

他已经把王敏辉和人家坐在一张床上的照片保存了下来,很想真的发给王敏辉,问他,你这是要让我自己睡吗。

最终他还是没敢这么问,这句话对于目前他和王敏辉的关系来看,还是太超过了。可是他又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,一想到晚上要自己一个人睡空荡荡的标间,他心情一点都不好。后来蔡淇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个好办法。

 

他在起飞前给王敏辉发了条消息,说自己的卸妆油没了,今晚怎么办呀。

蔡淇本以为收到王敏辉回复的时候,他应该已经在那座城市落地,王敏辉大概率会答复他,“用我的”,到时候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让王敏辉过来。只要他踏进了自己房间的门,蔡淇就有信心把王敏辉留下来。他正在得意自己的算盘打得好,就看到手机屏幕亮了,是王敏辉的答复。

王敏辉说,“那怎么办啊。要不去找妆造组借一点吧,他们准定有。”

蔡淇对着手机屏幕,狠狠地摇了摇头。

 

往常在飞机上总是要补觉的,那天蔡淇却始终在半睡半醒的状态里。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想个法子,力挽狂澜一下,既然他这次要和别人一起睡,那下次就更有可能。可他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。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飞机已经落地了。有信号了之后,他收到了信息,是王敏辉发过来的房间号。

蔡淇盯着房间号那三位数字,长舒了一口气,想着他果然还是和我睡的。又想到刚才两个小时里自己干的蠢事, 实在是有点好笑。不过心头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从机场出来以后,他没有去吃东西,而是打了车直奔酒店,check in之后直接上楼。他先是敲了敲门,他以为这个点了王敏辉肯定是在房间的,只是结果出他所料,房间里不像是有人的样子,他最后只好无奈地自己刷开房门。他又在撅嘴,心想王敏辉准是还在别人房间没有回来。

 

等到王敏辉提着袋子回来的时候,蔡淇已经洗漱好了,刚洗完的头发很柔顺,只穿了件宽大的白t,蹲在行李箱面前收拾东西,正在琢磨怎么把那瓶还没拆封的卸妆油藏起来。

王敏辉进来以后,把袋子放在茶几上,说想着他这会儿应该快到了,就下楼找了个便利店,把打包回来的菠萝油和叉烧包热了热。不过没想到便利店有点远,走了一会儿才到。

蔡淇把袋子拆开来,又想到那条朋友圈,闷闷不乐地啃着菠萝油,他自己都觉得很矛盾,他一边吃醋晚上王敏辉和别人出去吃了饭;一边又忍不住想,可他还是记着我的,给我带饭,还走了好远的路给我热好了。

等到他终于啃完了那一整个菠萝油,到底还是没有忍住,小心翼翼地开口问王敏辉。

“我记得你以前对这些不大感兴趣的,怎么今天想起来去吃茶餐厅了。”

王敏辉看了他一眼,说。

“哦,师弟是广东人,他有段日子没回家了,说是想家了,我便陪他去吃了。”

 

蔡淇听完,原本已经举起一只叉烧包的手,又放了下去。他那一刻非常后悔,觉得自己就不应该问。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,老老实实吃王敏辉给他热好的菠萝油和叉烧包不香吗。

王敏辉见他这样反应,心下了然,更想逗一逗他了,于是温温柔柔地开口,尽可能让自己的笑意不要太明显,问他。

“怎么啦?”

蔡淇只好继续把叉烧包塞进嘴里,囫囵吞枣地说。

“没事,一点事没有。”

 

 

南方的冬天格外湿冷,碰巧走台那天剧场的空调又坏了,穿着单薄的戏服走完一遍,人都要冻僵了。

蔡淇看出来王敏辉冷得厉害,在侧台的时候,牵了他的手,放在自己大衣口袋里暖了一会儿,但看起来不太济事,毕竟他不能一直围着王敏辉打转,于是从包里翻出最后两片暖宝宝,递给了他。

王敏辉没有接,摇了摇头,问他,你呢。

蔡淇说,我又不冷,你快点儿,别墨迹了。说完就塞给他,匆匆跑远去化妆了。

 

后来的两三天里,天色也是阴沉沉的,偶尔有雨丝飘下来,冷气从骨缝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蔡淇一贯有早起出门健身的习惯,不论寒暑,这次也是。王敏辉曾经试图和他一起出门,但最后无一例外是王敏辉起床失败,醒过来的时候蔡淇刚好带了早餐推门回来。

到了演出的最后一天早上,王敏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,难得不是听着蔡淇回来的动静醒的,而是被窗外的雨声吵醒。蔡淇显然已经出门了,却还没有回来。王敏辉看着扔在茶几上,没有被带走的伞,心想不行,立刻给蔡淇打了电话。

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接。王敏辉已经换了衣服准备下楼,蔡淇却正好推门进来。王敏辉被他吓了一跳——他看起来是跑回来的。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头发上、眼睛里都是水,明明冷得发抖,却还在咧着嘴对他笑。

王敏辉看着他那狼狈样子,又看到他手上甚至还拎着煎饼,心一下子很软很软,转头去了浴室,拿出一条很大的浴巾,把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小孩儿搂进怀里。小声说。

“你怎么那么笨啊。”

蔡淇隔着浴巾在他怀里蹭了蹭,说。

“我没想到雨会这么大的。”

 

蔡淇付出了淋雨的代价,收获的却是王敏辉又一次给他吹头发,他觉得这场雨淋得一点也不亏。

换过衣服后,他坐在床沿上,王敏辉半跪着坐在他身后,一只手虚虚地把他圈在怀里,另一只手举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。

因为吹风机的声音太吵,王敏辉便低下头去,下巴压在他的肩膀上,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和他说话,蔡淇被耳边一阵一阵的暖风弄得很痒,那一刻,他其实很想回过头去,做一点更大胆的事,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 

最后一场演完之后,这一轮的巡演也要暂时告一段落,下了戏以后制作人和导演张罗着大家去吃饭,蔡淇那两天一直有些咳嗽,到了晚上更觉得头晕,也就没去。

王敏辉一早就注意到蔡淇不大舒服,本来说自己也不去了,陪他回酒店,倒是蔡淇,难得善解人意,说你快去吧,和大家一起,我这边问题不大,回去躺会儿就好了。王敏辉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,又伸手去试了他的额头,确认没发烧,陪着他打了车才和大家一起去吃饭。

那天饭桌上大家都很高兴,末场在种种意义上都很圆满。王敏辉的精神也放松下来,顶不住大家的热情,跟着一起喝了两口红酒。他其实是很不会喝酒的,喝两口就要脸红,浑身像是烧起来一样,每一步都好像走在云彩上。

后来饭桌上又玩起了酒桌游戏,他因为喝了酒,又想到蔡淇生着病一个人在酒店,总是放心不下,因此时常走神被罚。制作人见他实在是不会喝酒,就逗他说,那你就对这饭桌上的每个人说句好话吧,不许重复。

王敏辉满心想着的都是玩完这轮就跑路,只好硬着头皮挨个说了。没想到后面有好事者,录到了他和师弟说话的过程,还发进了他们剧组的群里。

这下正好被一个人在酒店、百无聊赖地等着王敏辉回来的蔡淇看见了。他模模糊糊地意识到,自己多半是发烧了,身上好冷,嗓子痛得讲不出话,翻来覆去换了好多个姿势也没能舒服一点。又看到这么一条煽风点火的视频,看着王敏辉喝了酒之后含情带水的眼睛,望着别人,这下不止是身上难受了,心里也酸酸的。

 

等到王敏辉回来的时候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剩下的人换了个地方续摊,他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去了,自己打了车回来,一路上被冷风吹着,总算是清醒了一点。

进门之前,他以为蔡淇肯定睡着了,于是刷卡开门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,没想到一推开门,房间里所有的灯都还亮着,蔡淇把自己埋在一团被子中间,王敏辉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 

王敏辉一边脱下大衣,一边把灯关到只剩下一半。问蔡淇。

“不是难受吗,怎么不关灯睡觉。”

蔡淇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,闷闷地。

“睡不着”。

王敏辉一时之间没弄清楚他这是又在赌什么气,懒得和他计较,顺嘴接过一句。

“那别睡了。”说完就转身进去洗漱了。

在流水打开的前一秒,蔡淇用不大不小,王敏辉正好可以听见的声音嘟囔了一句,他说。

“我在等你。”

 

王敏辉洗漱好了,就随便套上一件宽大的白衬衫,站在蔡淇床边,把他从被子里扒拉出来,笑意盈盈地半俯下身去凑近他。蔡淇吸了吸鼻子,闻到一阵熟悉的、干净又温暖的橘子香,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。

那是他三个月前买给王敏辉的生日礼物,一瓶柑橘香的沐浴露,他挑了好久,最终才决定是这个味道。之前排练的时候,他偶尔也会突然凑到王敏辉身边,脸埋在他的肩膀上,深吸一口气,确认这股橘子香还在,才会心满意足地松手。只是出来巡演之后,他有段时间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,他问王敏辉。

“怎么突然想起来用这个。”

王敏辉站直了身体,心想这一招蔡淇果然受用。但嘴上还是要哄哄他,于是笑着说。

“这一瓶剩的不多了,最近就没有舍得用。”

 

蔡淇没有接话,只是拉过王敏辉的手,覆在自己的额头上。这一下把王敏辉吓了一跳,刚才柔软的笑意转瞬即逝,他问蔡淇。

“你发烧了怎么都不和我说。”

蔡淇一时间被问住了,又想到群里的视频,脸转了过去,小声说。

“可你在外面诶。”

王敏辉看着他烧得泛红的脸颊,嗓子哑得快说不出话,叹了口气,想着自己刚才还是太凶了,软了语气问他。

“吃药了没。”

蔡淇指了指床头柜上还没拆开的退烧药,说。

“还没吃。”

 

王敏辉转过身去,准备拿水给他,让他吃药,却被蔡淇从身后拽住了。王敏辉换了只手,捏了捏他的手臂以示安慰,说别闹,先把药吃了再说。

蔡淇听完还是没有松手,甚至使了力气,王敏辉喝完酒本来就有些腿软,突然之间被猛地一拽,一下子跌坐在蔡淇的床边。

蔡淇也不说话,就只是看着他的眼睛,看了一会儿,才从枕头下翻出手机,把微信群里的视频点开,在王敏辉的面前放了一遍。

王敏辉没想到他是在生气这个,回来之前,他甚至没有看到群里的视频,正想开口解释,说这纯属是恶意剪辑,我对饭桌上的每个人都说了。不是单独和师弟说的。

蔡淇依旧撅着嘴,显然没有这么轻易就被哄好。他想了一下,说。

“既然你都端水了,怎么不对我也说一句。”

王敏辉没想到他要说这个,一时之间有些羞赧,轻轻给了蔡淇一拳,说。

“你怎么能这么肉麻,无语死了。”

蔡淇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,一只手还拽着王敏辉的手,看样子十分坚持。

最终还是王敏辉服了软,看在他生病发烧的份上,凝视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对他说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 

王敏辉说完了之后,就准备站起来,说“这下好了吧。”

他没有想到的是,蔡淇凑了过来,紧紧地抱住了他。他身上烧得滚烫,像是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把王敏辉抱得很紧。王敏辉被他弄得有些不自在,但还是双手环住他的脊背,安抚着等了他很久,现在委屈得很的小孩儿。

他们以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好久。是王敏辉率先打破了安静,开口说。

“你身上好烫。”

蔡淇松开了他,一只手按着王敏辉衬衫最顶端的那颗扣子,说。

“你也是。”

 

蔡淇说完之后,就开始从最顶端,一颗一颗解开王敏辉衬衫的扣子,解到将近一半的位置就停下来,把自己滚烫的面颊贴了上去,同时用手指描摹着王敏辉的锁骨。

王敏辉显然有些被他吓到了,想要挣扎,可又觉得全身都僵硬了,动也动不了,已经消散了大半的酒精又开始在他身体里作乱,甚至他的潜意识觉得,他是渴望被触碰的。王敏辉此时的脑海中已经是一片乱麻,于是只好任由蔡淇在他身上四处点火作乱。

蔡淇一点一点往上磨蹭,脸靠在肩膀上的时候,用小虎牙磨了磨王敏辉的锁骨,见王敏辉反应不大,又轻轻啃了一口,留下了一个很浅的牙印。

过了两秒,蔡淇感觉自己后背挨了一拳,耳边传来王敏辉羞涩的声音。

“你是小狗吗?”

蔡淇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,又想到台上那段,于是回敬了一句。

“那咱俩也是一窝的。”

 

等到蔡淇从王敏辉的肩膀上抬起头来,与他视线平齐的时候。蔡淇垂下了眼睛,盯着王敏辉又软又薄的嘴唇看了很久,没有忍住,咽了一下口水。王敏辉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,不过也并没有推开他。蔡淇以这样的姿势停留了很久,到底还是不敢,退而求其次地,轻轻亲了一下王敏辉的脸颊。

这会儿王敏辉已经把一直被蔡淇压着的那只手抽了出来,这次换他把手覆在蔡淇的手上。他直视着蔡淇的眼睛,说。

“害怕什么呢。”

说完就主动贴了过去。

于是蔡淇获得了一个非常柔软的、真正的吻。

 

那天晚上王敏辉在蔡淇的床头坐了很久,任由蔡淇对他上下其手,美名其曰说是看他这两天在台上被摔得太狠了,检查伤势。摸到膝盖那里的时候,蔡淇停住了手,想了一会儿说。

“我以后不想演哥哥或者弟弟了。”

王敏辉听得一头雾水。“嗯?”

蔡淇仰起脸来和王敏辉对视。

“我想演叶方舟。”

王敏辉没想到他会说这个,一想到舞台上的种种,脸唰一下地红了。

蔡淇见他那样子,欲发得寸进尺,说。

“我是说,如果换作是我的话,肯定不会让你这么痛的。”

王敏辉听完之后更加无语,攥着蔡淇的手腕,把他按在床上,邦邦给了他两拳。

 

 

那天晚上,王敏辉最终把另一边的床推了过来,两个人隔着一道窄窄的床缝,相拥而眠。蔡淇再次醒来的时候,烧已经退了,可身边人留下的余温还在。他看着窗外阴沉很久的天,终于明媚了起来,心里十分高兴。




 

评论(2)

热度(65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